<big id="lk5p9"><em id="lk5p9"></em></big>

<code id="lk5p9"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lk5p9"><small id="lk5p9"><optgroup id="lk5p9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<big id="lk5p9"><nobr id="lk5p9"></nobr></big>
    1. <code id="lk5p9"><menu id="lk5p9"></menu></code>

    2. <thead id="lk5p9"><option id="lk5p9"></option></thead><big id="lk5p9"></big>
      1. <code id="lk5p9"><nobr id="lk5p9"><sub id="lk5p9"></sub></nobr></code>

        2021年以來受理審查起訴危險作業罪4521人

        2021年3月施行的刑法修正案(十一),新增規定了危險作業罪。檢察機關依法適用,2021年3月至2022年12月共受理審查起訴危險作業罪3011件4521人,占受理危害生產安全犯罪案件總量的35.7%,有力保護了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。

        一、案件分布地區差異較大。河南、廣西、安徽、浙江等9省份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的涉嫌危險作業罪人數占全國總量的78.5%,部分省份受理審查起訴人數為個位數。

        二、案發情形、領域相對集中。刑法修正案(十一)明確規定了危險作業罪的三種情形,各地所辦理的案件主要涉及第三種情形,即“涉及安全生產的事項未經依法批準或者許可,擅自從事礦山開采、金屬冶煉、建筑施工,以及危險物品生產、經營、儲存等高度危險的生產作業活動”,且集中在成品油非法儲存、買賣領域,有少部分涉及煙花爆竹儲存、經營和礦山開采等領域。比如,無證個人利用面包車非法流動售賣散裝汽油、柴油;利用鄉下廢棄房屋、荒地、破舊門面房,以經營其他種類生意為幌子,實際暗地販賣散裝成品油等。
        三、不捕率、認罪認罰率普遍較高。危險作業罪屬危險犯,社會危害性、刑罰處罰均較輕,辦案機關多對涉案人員采取非羈押性強制措施,多數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。2022年辦理的危險作業罪案件中,不捕率77.4%,高于危害生產安全犯罪整體不捕率約6.5個百分點;審查起訴期間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率為97.4%,高于危害生產安全犯罪整體認罪認罰率約4.1個百分點。
        辦案中發現,懲治危險作業罪還有一些問題。比如,溯源打擊不足,這在非法買賣成品油領域較為突出。一方面,該領域危險作業方式隱蔽性、流動性強,證據收集、固定較為困難,往往難以查清涉案危險物品的來源和去向,溯源打擊有難度。另一方面,非法買賣成品油涉及多個環節、多個監管部門,各部門間尚未有效形成打擊合力。又如,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不夠緊密有效,需加強全鏈條協作。
        黨的二十大報告強調,要堅持安全第一、預防為主,完善公共安全體系,推動公共安全治理模式向事前預防轉型;推動安全生產風險專項整治,加強重點行業、重點領域安全監管。檢察機關將深入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,認真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,依法能動履職,推動提升安全生產治理水平,切實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。
        一是進一步強化訴源治理。持續推進最高檢第八號檢察建議落實,加強各部門溝通協作、信息共享,及時發現、打擊、懲治各類危險作業活動,努力保障生產安全。
        二是進一步準確把握司法適用標準。2021年最高法、最高檢、公安部等十部門《關于依法懲治涉槍支、彈藥、爆炸物、易燃易爆危險物品犯罪的意見》、2022年“兩高”《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(二)》進一步明確了危險作業罪的具體情形、犯罪主體、客觀行為等認定問題。檢察機關將進一步總結司法實踐經驗,在司法辦案中準確理解并適用。
        三是進一步強化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雙向銜接。完善與相關部門的信息共享和線索移送機制,充分發揮好立案監督、提前介入、批捕起訴等職能,更加有效打擊危險作業犯罪,推動相關部門排查整改安全生產隱患,助力提升公共安全治理水平。